欢迎来到117健康网!

撸起袖子加油干——给90后讲讲马克思(八)

栏目: 医学新闻 来源:wuyao

国内新闻,主流媒体,山西门户。山西新闻网是经国务院新闻办审核批准,由山西日报报业集团主管、主办的山西省重点新闻网站。山西新闻网以“立足山西、传播山西、服

11.webp

  或者直戳▽

22.webp

  1845年,马克思全家离开巴黎,迁居到比利时布鲁塞尔,并在这里住了三年。这段时光里,马克思享受到了爱人在身边,最好的朋友就住在隔壁的日子——没错,当时恩格斯也在布鲁塞尔,住处紧挨着马克思一家,并且由于积累了不少来自书商和报社的稿费,生活条件不至于太坏。这段时光里,马克思和燕妮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可爱的娃娃,给家里带来了许多快乐的气氛。

  27岁的马克思,处在哲学思考、思想创造最为旺盛的年龄,大量阅读、思考和写作。同时,他与恩格斯几乎天天晚上在一起交谈。这一年,他们合作了第二本书——《德意志意识形态》。这部著作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真正诞生,天才的新世界观——历史唯物主义的真正问世。

  马克思的新世界观“新”在哪里呢?让我们从他的一句名言谈起:

  “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,问题在于改变世界。”

33.webp

  我们知道,所谓世界观,无非是某种理解世界的哲学思想,而经典意义上的哲学——PHILOSOPHY,是发源于西方的。自古深情留不住,从来套路得人心。那么,西方哲学的基本套路是什么呢?这一切还要从古希腊文明谈起。

  我们知道,古希腊文明发源于爱琴海沿岸和星罗棋布的岛屿上。自然条件并不理想。生活在这里的人们,需要乘船往返西亚和北非地区,通过贸易往来,换取日常生活的必需品。当船队开往大海的时候,生命就像海面上的叶子,随时会感受到大海波涛汹涌和去来无定,暴风雨到来时,随时会感受到死亡的威胁;而风平浪静的夜里,又可以看到满天的星斗。因此,希腊人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:既然生命周围都是剧烈无常的变化,那么,什么东西才是永恒不变的?

  不要小看这个问题,它并不容易回答。因为严格说来,世界上的所有东西在时间的考验中都会起到一定的变化,而只有一种东西可以不变,那就是思想。那么,什么样的思想才是永恒不变的呢?古希腊人有一种特别的提问技巧。

44.webp

  比如我手边有一个茶杯盖,我说这个茶杯盖是圆的。古希腊人会问我:它圆吗?

  我一看没问题啊,挺圆的。

  古希腊人会继续问我:你再仔细看看,它到底圆不圆呢?

  我把茶杯盖拿在手里反复看,确实不算是一个完美的圆,它在这里或那里,还有小小的瑕疵。

  于是我拿出了圆规,在纸上画了一个圆,问古希腊人:这总算圆了吧?

  古希腊人盯着我,好像能看穿我的灵魂。他还是那个老问题:它圆吗?

  我翻来覆去的看,也不是严格意义的圆:纸上消耗了铅笔的一些石墨粉,它像一个救生圈一样,是一个圈型“体”,而不是二维世界里的圆。

  最后我泄气地说:我放弃。三维世界里没有你要的完美的圆。

  古希腊人说:没错。所以真正的完美的圆,只在我们的脑海里,现实世界里没有这样的圆。

  我反问道:可你如何证明我脑中的圆和你脑中的圆是同一种圆呢?

  古希腊人说:人是无法证明的。之所以咱们对圆的理解是一样的,那是因为我们都有关于圆的“理念”,而“理念”是神的造物。我们生活世界中所有的圆形物体,都是这种圆的理念的“摹仿”。既然是“摹仿”,就总归是不完美的、有缺陷的。只有圆的理念是没有缺陷的。

  这样一来,古希腊人就形成了他们的世界观:他们把世界一分为二:一半是事物,一半是思想,而事物是思想的摹仿,因而思想是第一性的。西方哲学从古希腊到马克思,中间经历了两千多年。甚至这种刨根问底的提问方法本身,都是古希腊人创造的,确切来说起源于苏格拉底,他把这种提问方法叫“精神助产术”。

55.webp

  按照中国人的说法:“形而上者谓之道,形而下者谓之器。”既然西方哲学是讨论“器”之上的“道”,因此西方哲学又叫“形而上学”。

  在两千多年的时间里,西方哲学也经过了不同阶段的发展。在中世纪神学,僧侣们讨论的是“一个针尖上到底能站几个天使”,到了近代,哲学家们讨论的是“人的理性究竟怎样认识世界”,如此等等。不管思想的主体是神还是人,重要的是思想始终是第一位的。

  到了18世纪的时候,西方哲学进入了它的鼎盛时代,也就是“德国古典哲学”时期,代表人物是康德、费希特、谢林和黑格尔。特别是黑格尔的哲学成为了西方哲学的集大成,他把过去几千年哲学思考的所有方向和所有可能性,都用辩证法包含在内了。但是,仍然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没有解决:我们能不能用思想去证明事物的存在?我看到一个茶杯盖,并在放在手里感觉到了它,它就真实存在吗?怎样保证我不是在做梦呢?这个茶杯盖不是我幻想出来的东西吗?这个问题难倒了无数哲学家,康德甚至把这种难题叫作“人类理性的耻辱”。

  这个时候,马克思平地一声惊雷:“哲学家先生们,你们全都错了!问题根本不是解释世界,问题在于改变世界!”——就算我真的解决了用思维证明存在的难题,世界就能和平吗?人类就能解放吗?显然不能。

66.webp

  在当时,德国人简直把苦思冥想伸到了极致,换来的结果是连隔壁法国的社会发展都超过了自己。在当时的欧洲,法国和德国之间存在着比较大的差别:德国在思想和哲学上高于法国,而法国在社会发展、文明程度高于德国。两国人对待同一件事的习惯也很不同,举例来说,如果让一个法国人和一个德国人去实现“自由”,这个法国人会拿起武器,走上街头,甚至会攻占巴士底狱来实现自由;而德国人却戴着睡帽在书房里安静地沉思,仅仅是在脑海中翻涌着颠覆世界的自由思想。